金矿:石门湖之游

金矿
2021-10-07
来源:淮上会

logo.webp.jpg

这次到闽赣进行文学采风,是以红色题材为重点,导游为了提高大家对山水的兴趣,好不容易在文联采风单上加了一个自然景区,因为这景区就在路上,游览很是方便。于是,就破格让大家游览一下闽西龙岩连城冠豸山系列景区。

1.jpg

这位导游很善解人意,那是在二零一九年去重庆爬山时,他看到我腿脚不便而落伍,就说金老就不爬山了,我陪你到石门湖口去等他们。正好民协季主席和评协沙克主席,他们也感到特别疲累,都没有勇气爬山。所以,我们和导游作伴蹲了下来,那二十几个人都被连城的女导游带走了。

2.jpg

冠豸山和石门湖是靠在一起的两个景点,门票打的是连票。在石门湖景区门口还有点小口舌,说没有票走这个门不行,导游小张惊动了旅游局,主要是这两年的抗疫加红旅,山水游客很少,他们耍起了官腔。等了半个小时才把我们放进去,景区游车票还要我们出,开始就叫人有点扫兴。

到石门湖渡口,那里是一个小时才有一班游船,按照班次还要等四十分钟,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坐在石鼓及走廊坐椅上聊天。诗人沙克老师担心我会不耐烦,特地即兴诵读了一首古诗词。因为我家在白马湖,整天和湖打交道,怎么跑到这么远还是来看湖?他说有山有水才是完整的风景。靠山的水是不一样的,这一点我是理解的,何况和术家们在一起,我这足不出户的农人肯定会有惊喜的收获。

这里景区我怀疑他们有经商的缺陷,只有散落的广告牌外,并没有导游手册,在渡口只能看到一点简单的山水风景,根本让你找不到惊奇。如果有一本几块钱的导游小书,既赚钱,又给游客探奇,这里文人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终于等到游船开船时,我们才和三三两两的客家上了船。

离开码头,又让我们有点失望,因为是星散的游客,没有导游为我们服务。我们地头导游小张只是淮安旅行社带队的,对这景区的情况不太熟悉,叫他肯定说不出所以然来。即使我的思维再神驰,也想象不出什么特殊的诗意。他们两位主席也显得很是深沉,大家都在听任漂流。

3.jpg

游船很快就开到石门湖开阔处的曲桥处,小张导游跟我们很客气,说这样吧,你们就在这里等淮安的大部队,他们爬山回来这里是必经之地,正好让你们几位老者很认真地休息一下。

曲桥处的静态景观倒很是优美,曲桥两边的栏杆和座椅,可以随即观山观水。民协季主席是一位老顽童,他看到曲桥边上有一大群游耍的各色金鱼在很自由地戏水,还有十多只白鸭游到我们近处,仿佛想听我们为它们讲他乡的故事。季主席把后背的背包放下,里面是两大盒饼干,一路他没有舍得吃,干脆就用饼干挑逗鱼群,那各种金鱼逗趣跳跃,越出好高的水面。正好一群鸭子也游来抢食,很灵动而又动感。我和沙主席就忙着拍照,沙主席还搞了两三段小视频,也让我们填补了寂寞之苦的空缺。总算让我有了一点民歌“手扶栏杆”的幽趣。

还好不一会,那群爬山的艺术家们都拖着疲惫的身躯和我们会师了。他们好多人虽然为自己爬山下山的胜利而感到自豪,但都异口同声地对我说,金老你没有上山的选择是对的,山上的风景也就是那一回事,好像那种冒险并不值得,何况您年龄大了不需要吃年轻人那种苦,您还是要多保重自己的身体,多做一点自己爱好的事业和工作。我说不管怎么说,我是这次旅行的失败者,没有向大自然挑战,没有向大自然的巅峰登攀。那几位年轻的女同胞说,叫我第二次再爬山,我肯定还是不会去。

气氛很快就缓和了,尽管是听他们口述,我却没有这次险峰的感受。不一会儿游湖开始了,这是他们这些勇敢者的一次轻松。这游船比较大,居然能上五六十个人,还有其它团队的同志,这样我们跟随的小女导游倒很轻松了,另一位很秀气的美女导游占了上风,侃侃而谈地介绍起来。

不是我对这些职业导游有多高的要求,叫她们创作出一篇能叫我这散文作家满意的导游词来还是不太容易的。同一篇解说词,她们基本上都是现贩现卖,能够把其背熟、现场能自由发挥就不错了。

这个客队小女导游很优秀,我怀疑她是一名善于美感文笔的散文家,满口的文学语言在我们这些艺术家面前很是娇宠,她的想象多是超出导游稿的延伸。

4.jpg

我们坐在游船上,看到湖岸的风景都是灵动的。石门湖有石门宿云之美称,蓄水量是三百余万立方米,大坝锁蛟龙,石门蓄翠珠。山水相连景色迷人,水随山蜿蜒,港汊交错,山依水临渊,深谷纵横,碧水青山相映,水中孤渚,胜似蓬莱。她还引用了诗人的美句:“水似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道出了精彩。

接着,女导游又采用民间文学的一套口语进行演说,让我们仿佛来到民间文学的空间,这是我这民间文学作者所感兴趣的。民间之说,主要是把玩两岸青山的形象,说那一个山峰很像一落魄失败的男子戴着一顶绿帽子,哈哈,哪座山不绿,怎么用绿帽子打比呢?那里是孙猴子识别了妖精,而唐僧冤枉了他急得要去撞山。还有两处用了民间俗语的对比,说那个临近水面的山洞是生命之门,那矗立在山腰笔杆状的小山峰是生命之根。这未免是民间的一则很俗气的笑话,如果遇到我们老家一些年轻的骚猴子一定会很犯嫌地较真,和她挑逗那种低俗的玩笑。当然这位导游也肯定是很成熟的少妇,提起一些比较文明的粗俗话,她也肯定不会败给那些骚豪的男人。

5.jpg

我感到像这样的女导游很是精明而又独到,真有点像是我们游客的文学老师、知识老师,又是一种比较细腻的生活老师,能文能武,应该说既是山乡的才女,也是山乡的辣妹子。属于广角社会人等游客欢迎的那种两栖导游,像这样的女子,既上得了厅堂,又下得了厨房。她的导游词讲过似乎还有一种玄妙的余音。下船后,这位女导游和她的团队走了,看到她那飒爽的背影和靓丽的身材,倒让人有一丝眷念。

时间不知不觉地溜走。这一天的中午饭最迟,已经两点多钟才离开景区到连城城区去吃饭,下午又向上杭的古田进发。匆匆之余,我感到这趟唯一的自然景点还没有白白地游玩,让我这民间文学的门人多了一点民间文学、民俗文化的感受,用民间文学的观点来看待自然山水那才是一种融入生态的真谛。

6.jpg

作者简介:

金   

中国民协会员

国家级非遗南闸民歌传承人

江苏省非遗保护协会会员

淮安市音乐文学学会副会长

淮安区民协主席

中掼联盟顾问

淮安区掼协副主席

掼蛋之源文化研究会会长

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