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招商

2021-08-22
来源:

作者:江河水

小小说|招商

过了元宵节,村支书李二疤就收拾行李出发了。

乡里招商引资任务没完成,乡党委沙书记在全县作了检讨。沙书记回到乡里后,大发雷霆,发誓知耻而后勇,将压力层层传递到各村。他在大会上撂下狠话:“年后,村支书统统给我出去招商。如果招不到,就把职务撸了!”

看来,这回要动真碰硬的了。

一大早,李二疤来到集镇上,乘上中巴车。在中巴车里,遇见村里的三秃子。

三秃子主动和李二疤搭讪。

这个三秃子,头上一年到头流脓淌血,夏天总招来苍蝇飞舞,冬天,即使戴着帽子,人们也能闻出异味来。所以,李二疤只是居高临下地,淡淡应付一句:“又去城里?”

三秃子卑微地笑笑:“是啊是啊,又去抓药,您看我这脑壳子,天天花钱。二闺女在外打工挣点钱,都花在这癞头上了。”

李二疤嫌他秃腥味,不想多搭理他,便别过脸,望着车窗外的麦田。

到了城里,李二疤转乘火车。在火车上过了一天一夜,终于到达南方某城市,找到一家要价便宜的小旅馆,驻扎下来。

小小说|招商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人海茫茫,像置身于无边无际的大海上,让人晕头转向。李二疤一筹莫展,足足抽了好几包烟,把脑瓜子都想疼了,才想出一个招子。他找出当地的电话号码簿,专挑那些名字大而响亮的公司,一一给人家打电话,低声下气询问人家是否有兴趣到北方投资。

可是,满怀信心地拨出去上百个电话,得到的回答要么是没有。要么,就是被奚落一顿,甚至被呵斥两句。

李二疤仍不甘心,照着电话号码簿上标注的地址,一户户企业登门拜访。然而,还是一次次被拒之门外。不是说老板不在家,就是回复:老板在开会,不接待任何人。

整整一个月过去了,李二疤一无所获,连半点投资信息都没有抓到。他心急如焚,嘴唇四周都起了水泡。

一个雨天里,李二疤在外面奔波了一天,晚上回到住处,浑身疲惫不堪,心情沮丧。站在旅馆房间窗前,望着车水马龙、流光溢彩的大街,置身这灯红酒绿、喧嚣繁华的南国都市,李二疤反而感到寂寞、空虚、无助,一股悲凉袭上心头。都是为了当什么村官,才会受这份鸟罪。否则这个时候,正和老婆孩子在一起亲亲热热、其乐融融呢。一缕缕乡愁“嗤嗤”地冒出来。

李二疤便走出旅馆,随意迈进一家小酒店,点了一荤一素两个菜,叫了一壶散装酒,自斟自饮起来。

一壶酒下了肚,李二疤喝得醉眼迷离。来到吧台,付了钱,歪歪扭扭走出酒馆。近旁一家洗浴中心,霓虹灯不断变幻,像村里那个风情万种的妇联主任的眼睛,勾魂摄魄地眨巴着。他索性又进去给自己放松放松,洗一把桑拿,泡一泡,蒸一蒸,醒醒酒,解解乏。

小小说|招商

发达地区就是不一样,洗浴中心的条件,比起家乡县城的桑拿浴室,不知要豪华多少倍。县城的桑拿浴他见识过,每次上边下达的中心工作完成后,乡里总会奖励村干部洗一次桑拿。

李二疤在大池里泡一泡,冲浪里冲一冲,再来到芬兰浴的蒸汽房,蒸得大汗淋漓,通体舒泰。然后,穿上休闲服,被服务生客客气气引到休闲大厅。

大厅内,灯光幽暗、暧昧,背景音乐低低地播放着温柔甜蜜的歌曲。大屏幕上,却总是千篇一律地播放着两个男女一身泳装、缠绵嬉戏的镜头,与歌曲内容互不相干,驴唇不对马嘴。浴客们半躺在软和的沙发床上,尽情享受着保健按摩等系列服务。小姐们身着短裤、吊带衫,忙着为客人修脚、捏脚、刮脚,也有做头部按摩或敲背、踩背的。

李二疤刚进入休闲大厅,就有个染着紫红头发的小姐笑吟吟地迎上来,娇滴滴地说:“先生您好,按摩吗?跟我来。”借着暗淡的灯光,看得出小姐向他抛着媚眼。

李二疤喝得醉醺醺的,只顾跟在小姐后面走。三拐两弯地,就拐进一间包厢前。包厢的灯光比大厅里更暗。小姐反手关上门,两条玉臂蛇样地箍在了他的脖子上,将醉得站不稳的李二疤推倒在仅有一人宽的沙发床上,散发着浓郁的脂粉气的身子也顺势压在他身上。

李二疤离家来到这灯红酒绿的城市一月有余,被这小姐身体一接触,已有一股欲火在体内开始“噼噼啪啪”燃烧。但嘴里还硬挺着装正经,他舌头打着卷:“小姐…小姐…不说是…按摩吗?”

小姐说:“这就是按摩呀,看来大哥没见识过。”说着,坐起身来,让他躺平了,将他的臂膀拉过来搁在自己的腿上,双手搓揉起来。捏揉了没几下,小姐翻身骑到他身上。

李二疤的欲火“腾”地又窜上来了。但仍然憋住劲,沉着脸说:“小姐,怎么这样按摩?”

小姐不由分说,伸手欲去扒他的短裤。

李二疤吓得酒已彻底醒了,两手死死抓住裤腰不放。

小姐气鼓鼓地说:“不干也得给钱!”

出门在外,还是少惹事的好。李二疤便答应:“好好好,小费照付。但我想打听一下,小姐是哪里人?”从一见到这小姐,李二疤就听出她的口音,像是自己家乡或周边不远的人。

小姐说:“这是我们行规,不会告诉你的。”

李二疤仍穷追不舍:“我猜的八九不离十。听口音,你应该是黄淮县西边或北边哪个地方的。”

小姐没好气地说:“我们都讲普通话,哪有什么口音不口音的?”

李二疤说:“不承认我也不追问了。你的普通话带有浓重的黄淮一带口音。我们那里穷啊,为了发展经济,乡里压着我们出来招商引资。可是,来了一个多月,没有找到一个老板愿意去投资。”

李二疤说到这里,重重地叹了口气,透着伤感。

小姐像是想起什么:“我倒是认识几个老板。”

李二疤听说她认识老板,眼睛一亮,立马来了精神,求小姐帮忙引荐。

小姐说:“这个嘛…要等他们再来这里玩,我碰上了,问问他们再说。”

李二疤心里感叹,发达地区真可谓商机无处不在,就连按摩小姐这里都有投资信息。

李二疤迫不及待地对小姐说:“那太谢谢你了!我怎么跟你联系?你的手机号码多少?你贵姓?”

小姐说:“大哥,真不知我们的规矩?我不会告诉你真实姓名的,就叫我小红吧。手机号码也不会给你的。不过,你的手机号要留给我。如果有老板来了,想去投资,我马上介绍给你。”

李二疤连声说:“好,好好。那就等小姐的好消息。”于是,将自己手机号告诉小红。

临走时,李二疤多给了小红二百块钱小费。

几天后,小红果真打来电话,说有个叶老板有投资意向,约李二疤过去谈谈。

李二疤喜不自禁,连忙打的前往。

后来,这个项目竟然真的谈成了。而且,还是个五千万的大项目。

沙书记在全乡大会上表扬了李二疤,还亲自张罗,为这个项目举行盛大开工典礼。

那天,工地上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李二疤西装革履,满脸放光,屁颠屁颠地,忙着接待各级领导和来宾。

突然,他的视野里出现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十分惹眼。那女孩挽着三秃子的胳膊,向叶老板说着什么。

因场地上太吵,李二疤听不清女孩说的话。他只暗骂三秃子:这家伙,一头秃腥味,咋就不识好歹,一个劲往人堆里挤?捣什么乱!

他刚想走过去斥骂一顿。这时,可能叶老板也没听清女孩的话,侧过耳朵,同时大着嗓门问女孩:“谁?”

女孩也提高了声音:“我爸。”

李二疤觉着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定睛细看,不觉大吃一惊,心直往下沉。这女孩竟是小红!三秃家的闺女!

(该文发表于《淮安文艺》2011.4)

【作者简介】

江河水,原名张学荣,男,江苏涟水人。学生时代开始发表小说,先后在《百花园》《短篇小说》《小小说月刊》《春风》《滇池》《青春》《当代小说》《小小说读者》《金山》《短小说》《作家天地》《青年文学家》《新华日报》《中国商报》等全国各地报刊发表短篇小说、微型小说300多篇,80多万字。多篇作品被《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文摘报》等报刊转载并多次获奖,入选过《中国最好看的微型小说》《圆的正方形》《你应该阅读的中国微型小说》等多种选集。获得过江苏省微型小说创作三十强称号。个人出版过微型小说集《一路风尘》《燃烧脂肪》《佳人有约》3部、长篇小说《行走方向》1部。系江苏省作协会员、省作协第八届代表大会代表,淮安市作协第三届理事,涟水县作协第一届主席,江苏省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淮安市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淮安市文联、百花园杂志社签约作家。

编辑:杨舟